罗氏公益
您的位置:主页 > 罗氏公益 >

罗瑞卿遭林彪陷害跳楼自尽 毛泽东偏听终割爱

时间:2016-07-28   所属栏目:罗氏公益   点击:153次
本文摘自《中南海风云人物沉浮录》,顾保孜 著,杜修贤等 摄影,贵州人民出版社,2011.6


 
    罗瑞卿是林彪篡夺权力威胁最大的人,林彪把他作为军中第一个要清除的对象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江青一伙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拼命地网罗党羽,培植自己的亲信爪牙,而对反对他们的人,则设法迫害,不惜置于死地,为其夺权扫除障碍。为了抓住军权,林彪在军队中采用拉拢引诱和威胁相结合的手段,培植他的代理人。在他拉拢、威胁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一个顶天立地的铁骨汉子罗瑞卿失效时,他便180°转弯,把罗瑞卿作为在军中第一个要清除的对象。
    罗瑞卿是四川省南充人,年轻时就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曾在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过。他跟随毛泽东进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陕甘宁边区的抗日军政大学当过教育长、副校长。他身材高大魁梧,面孔憨厚和善,抗大的师生都亲切地称他“罗长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历任政法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政法办公室主任、公安部长,兼任公安军司令员、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59年开始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副部长、中央军委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等职。毛泽东非常器重和喜欢罗瑞卿,也许这也是林彪嫉恨罗瑞卿的原因之一。
    毛泽东与罗瑞卿的亲密关系始于长征时期。当时,罗瑞卿任红一军团保卫局长,毛泽东经常和红一军团一起行动,因此,保卫毛泽东的安全,就成了保卫局长罗瑞卿的重要职责。无论是在行军途中,还是毛泽东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罗瑞卿总是形影不离地守护在毛泽东身边,保卫毛泽东的安全。
    新中国成立以后,罗瑞卿任公安部长期间,也十分关心毛泽东的安全,总是亲自过问。每次毛泽东外出,他都跟随同行,并亲自布置检查保卫工作。毛泽东视察长江三峡时,想在三峡附近下江游泳,罗瑞卿就到三峡去观察水情,发现那一段江面漩涡较多,劝阻毛泽东不要到那里去游泳。1959年,罗瑞卿出差到长沙,一听毛泽东在湘江边要游湘江,马上赶去检查安全措施,又陪伴毛泽东游江。随后,他还亲自做毛泽东的警卫,陪毛泽东游韶山,并一直妥善安排毛泽东上了庐山。在节日期间,罗瑞卿的工作就更加繁忙,为保卫毛泽东的安全工作而跑前跑后。许多领导人在节日里都能携带妻室去天安门观看焰火,他却没有享受过这种天伦之乐。即使他的妻子抱怨他,他仍以工作为重,以保卫毛泽东的安全为重,自始至终坚守岗位,可谓是毛泽东最忠实的保卫者。他还为了能在毛泽东游泳时紧随左右,在年近五旬时,还刻苦地学会了游泳。罗瑞卿那高大的身躯,那诚实、憨厚的面容,使毛泽东对他非常放心,以至罗瑞卿遭受陷害时,毛泽东也不得不承认,罗瑞卿除了一片好心,反对他游长江外,还没有反对过他。
    1964年,罗瑞卿开展全军群众性练兵运动,用以提高军队素质,并亲自领导组织北京、济南等部队的军事表演,让毛泽东观看。毛泽东看后非常高兴,当即表扬了罗瑞卿,并建议罗瑞卿在全军普及北京、济南军区的经验。
    罗瑞卿受到毛泽东的表扬,引起了林彪的嫉恨。一心要爬上权力宝座的林彪,把罗瑞卿看成他在军内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而且,林彪长期以来在军内推行个人崇拜,罗瑞卿对此持反对意见。
    1960年,林彪抛出“顶峰论”和“最高最活”等极“左”口号,罗瑞卿当即针锋相对地指出:“难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不再发展了吗?把革命导师的理论说成‘顶峰',这本身就违背了毛泽东思想。”“‘最高最活',难道还有次高次活?毛主席知道了也不会同意。”1961年,林彪又提出“背警句”、“立竿见影”等口号时,罗瑞卿明确表示自己同意罗荣桓元帅的观点,尖锐地指出,死背硬记,从书本中找现成答案,搞“立竿见影”,而不去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精神实质,这种学习方法违背了理论联系实际的革命作风。在战略方针上,林彪主张消极防御,说:“不要看地形,看地图就行了。”而罗瑞卿反驳说:“地图要看,地形也要看,打仗不熟悉地形是不行的。”为此,罗瑞卿还做了大量的实地勘察工作。当林彪喊出“革命化”、“骡马化”的愚昧口号时,罗瑞卿说:“我军要拥有现代化一切最新技术设备”,并为发展国防工业和国防科研付出大量辛勤的劳动。针对林彪空喊政治,在军队搞“文”不搞“武”时,罗瑞卿强调:搞好军事训练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现在要靠训练来准备打仗。林彪诬蔑1964年群众性练兵运动“冲击了政治”,是“单纯军事观点”,鼓吹“政治可以冲击其他”。罗瑞卿反驳说:“不能乱冲一气。政治是统帅,政治工作也要保证军事任务的完成。否则,天天讲突出政治,业务工作总是搞不好的,那就不是真正的政治好。”
 
 因为罗瑞卿总是反对林彪,林彪对此感到十分恼怒,但由于毛泽东对罗瑞卿很信任,林彪就不敢对罗瑞卿过分发作。于是他和叶群就利用请罗瑞卿一起看电影等手段和罗瑞卿套近乎,妄图把罗瑞卿拉上他的贼船,但都被耿直的罗瑞卿不卑不亢地拒绝了。特别是1959年林彪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任国防部长后,由于这位怕风怕光的部长的身体原因,许多事务实际上都是由罗瑞卿来具体抓。刘少奇曾公开表示过,罗瑞卿是国防部长的接班人。因此,在林彪看来,对他地位和权力威胁最大的人,莫过于罗瑞卿,而罗瑞卿又不为他的威逼利诱所动,只好找机会来除掉罗瑞卿。因此,在罗瑞卿被诬陷和关押期间,林彪把罗瑞卿和他的意见分歧都当成罗瑞卿“反革命的罪证”,像一磅磅重型炮弹一样轰向罗瑞卿。
     江青要一套军装,罗瑞卿明确交代:军衣可以发,但不给领章、帽徽
    导致罗瑞卿遭受迫害的另一个致命的因素就是他得罪了当时的“第一夫人”、“迫害狂”江青。
    1965年11月,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发表前后,江青想以文艺为缺口在中国大地上大显威风,从而为实现她更大的野心铺平道路。她想到了军队,想到了与毛泽东关系亲密的罗瑞卿。她多次打电话给罗瑞卿,说她要召开一个“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请罗瑞卿参加。谁知罗瑞卿“不识抬举”,对江青的要求置之不理。其实罗瑞卿对江青本来就很反感,江青曾经要罗瑞卿发给她一套军装,罗瑞卿明确交代:军衣可以发一套,但不给领章、帽徽,因为她没有军籍。江青感到她的话对一直跟随毛泽东身边的耿直的罗瑞卿似乎不起任何作用,她想出风头的路也被罗瑞卿堵死了。因此,江青对罗瑞卿怀恨在心,一直在暗中想方设法置罗瑞卿于死地。
    江青在罗瑞卿这儿碰壁后,并没有动摇她以文艺界为突破口而大出风头的野心,这时,她又选中了林彪。在对待罗瑞卿问题上,二人狼狈为奸,可谓是不谋而合。从此二人勾结起来,终于把罗瑞卿一步步地推向深渊。
    1965年秋冬之际,林彪开始行动了。他叫秘书打电话授意海军副司令员李作鹏写一个关于近年来海军两种思想斗争的情况,重点是罗瑞卿的表现。林彪的老婆叶群则亲自打电话给李作鹏,说罗瑞卿“有野心”,“想当国防部长”,“正在组织新班子”,要李作鹏“从海军的角度”写材料。接着又给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打电话:“你要彻底揭发罗瑞卿在空军的活动。你听到刘亚楼(前空军司令员)生前对罗瑞卿有什么意见要讲。”这是明显的示意、出题目。接着叶群又说:“林总讲,你是跟罗长子还是跟林总?”
    听到这里,吴法宪完全明白叶群的示意。他马上表忠心:“我当然跟林总,跟罗瑞卿不是往邪路上走吗?请你告诉林总,我一定跟他,你们可以看我今后的行动。”
    叶群很高兴,就说:“林总已经把你的级由六级调升至五级。”就这样,吴法宪心甘情愿地上了贼船。不惜踩着罗瑞卿的身体往上爬。叶群和吴法宪捏造了所谓罗瑞卿要刘亚楼转告叶群的“四条意见”:一、要好好保护林总身体;二、林彪早晚要出政治舞台的,现在不出,将来也要出政治舞台的;三、今后林彪不要再多管军队的事情了,由罗总长去管好了;四、一切由罗去管,要放手叫他去管。明眼人一看便知,如果罗瑞卿真的讲了这四条,那就确有伸手要军权的嫌疑。吴法宪按叶群授意,从1965年底到1966年3月,发了两次言,写了一封信,一口咬住罗瑞卿讲了这“四条”,因此,“充分证明罗瑞卿确实有向党伸手和夺取军权的野心”。这是死无对证的指控,因为刘亚楼已于1965年5月去世。
    这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林彪对罗瑞卿采取了突然袭击。当时罗瑞卿正在云南落实中央军委的军事部署。他正忙于工作时,忽然接到通知,要他马上到上海去开会,却没有透露会议的内容。罗瑞卿迅速安排好工作,准时到达上海机场。前来接他的是上海市委一位负责人和空军司令员吴法宪。
    罗瑞卿已感到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吴法宪一反往日的“热情”,紧板着面孔。进市区后,罗瑞卿也没有被安排在他每次去上海暂住的锦江饭店,而是安排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并且他们还委婉而坚决地阻拦了罗瑞卿与秘书通电话。这里警卫森严,在一间房间里他见到了几位熟悉而又深为敬重的老战友,但他们谈话犹犹豫豫,欲言又止。最后,他终于知道了,正在开的会议是对罗瑞卿的突然袭击,并且这是中央的决定。罗瑞卿急于知道会议情况,却自始至终被拒之门外。
    这次会议是林彪策划诬陷罗瑞卿的一次紧急会议。从1965年12月8日开始,到15日结束,由林彪主持。毛泽东11月末在杭州听取叶群利用海军的材料对罗瑞卿的问题的汇报后,他不能容忍有人竟违背他“突出政治”的方针,于是不顾和罗瑞卿的亲密关系,忍痛割爱,于12月2日在一份报告上对罗瑞卿问题作了如下批语:“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于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
 
 
林彪得到这个批示,如获至宝,肆意地歪曲事实对罗瑞卿进行陷害。会议揭发批判了罗瑞卿的所谓的“反党篡军的罪行”,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叶群却能够出席会议,并在会上作了“最有分量”的发言。叶群这个被誉为“浑身上下都是假”的女人,其实对罗瑞卿是怀恨已久的。60年代初部队评职称时,叶群向罗瑞卿伸手要大校军衔,而罗瑞卿却按规定给她评为上校,没有满足叶群的权欲。1965年春,林彪关于“突出政治五项原则”发到部队前,罗瑞卿建议改掉文件中提到叶群名字的地方,此事又使叶群十分恼火。这次能在中央会议上对罗瑞卿开火,叶群当然火上浇油。她说:“罗瑞卿掌握了军权,一旦出事,损失太大。他的个人主义已经发展到野心家的地步,除非林彪同志把国防部长让给他,他当了国防部长后又会要更高的地位,这是无底洞……”对她的一派胡言,邓小平在会上公道地为罗瑞卿申辩,但在那种情况下,显然无济于事。因为叶群他们为了加强“罪证”的分量,曾逼刘亚楼的遗孀翟云英作证,处于失去丈夫恍惚之中的翟云英表示没有听说所谓“四条”,只承认她看见刘亚楼临死前伸出四个指头。他们抓住这一根稻草,叫秘书代翟云英写了证明。同时,叶群还授意李作鹏也凭空诬告罗瑞卿“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有阴谋活动,想占领海军这个阵地”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与会的人已无法为罗瑞卿辩解,于是林彪在会议上宣布撤销罗瑞卿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公安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等一切职务。对罗瑞卿的迫害开始了。
    在江青的配合和参与下,林彪加快了对罗瑞卿迫害的步子。1966年3月,林彪在北京连续召开批判罗瑞卿的会议,并指定罗瑞卿在会上做检查。如果罗瑞卿不承认林彪罗列给他的一系列罪行,检查就不能通过。因此,会议开得很特别,没有确定日期,停停开开,每当罗瑞卿要陈述真相时,他们就宣布休会,这其实是在逼供,他们根本就不想给罗瑞卿申辩的机会。罗瑞卿当时的处境正如他的女儿点点在《生命的歌》一文中所叙述的那样:“看见的是,他所崇敬的德高望重者背过脸去,卖身求荣者鼓噪淹没了仗义执言的呼声,心地善良的人被迫闭口不语,或违心附和,反复无常的人则高举顺风旗,脸上堆满狞笑,血口喷人。他好像被推进茫茫黑夜中,黎明没有盼头;他好像被推上悬崖绝壁,却只能往前走。他面前的一切使他心境彷徨,迷惑无法解,他意识到有人在逼他,逼他离开这个世界。”
    1966年3月18日深夜,罗瑞卿感到孤寂、郁闷、悲愤,觉得再也忍受不到天明,决心以死来抗争。他给妻子郝治平留下一张字条:“治平:会议的事没有告诉你,为了守纪律……永别了,要叫孩子们永远听党的话!我们的党永远是光荣的、正确的、伟大的,你要继续改造自己!永远革命。”之后便从他住房的楼顶纵身跳了下来。然而,历史也许知道有那么一天他会沉冤得昭,他没有失去生命,只是左腿骨折。当他躺在医院里,睁开眼看见旁边流泪的妻子时,一再嘱咐她:“要把孩子养大,不要让他们斩草除根。总有一天,党会把事情搞清楚的。”他相信党,相信光明一定会到来。
    但是,他面临的,却是更大的不幸,林彪说他是个“身败名裂”的敌人,以自杀这种形式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是“叛国”的“罪行”。罗瑞卿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陪伴他的是一张硬板床,一张小方桌,一个难得见到阳光的小窗户,严密的看守。这位没有坐进敌人监狱的大将却坐进了“自己人”的监狱。断肢的疼痛使他昼夜难眠,更严重的是心里的绞痛,而林彪则幸灾乐祸,并要一步一步地把罗瑞卿逼到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