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公益
您的位置:主页 > 罗氏公益 >

善行无疆:一个退休工人的“助学工程”(罗耀奎的演讲)

时间:2016-06-02   所属栏目:罗氏公益   点击:81次


善行无疆:一个退休工人的“助学工程”

宜宾市春苗公益助学中心   罗耀奎

人生因为有了梦想而伟大,人生也因为有了爱心而精彩。
1992年,我妻子检查出患有癌症。为照顾妻子及带她外出求医,我从五粮液酒厂内部退休。后来,妻子过世,时值壮年的我开始接触公益事业,走上了助学之路。
由头
为什么我要助学呢?在200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回到了当年上山下乡当知青的第二故乡——高县大窝镇的土地村。可是,让我失望的是,30多年过去了,乡亲们大多数仍住在祖辈留下的土墙房子中,年复一年地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累了一年,苦了一年,年终杀一条过年猪,就是全家的“大事”。留一半猪肉用于来年打牙祭,卖一半换取日常生活所需的盐等用品和孩子的学费。如果家里有人生病,用去所有积蓄不说,欠下的债几年都还不清。我当年在农村的一个好友的小孙女,每天要走十几里山路去上学,早上天不亮就出发,下午3点左右放学再走回家已经是5点过了。孩子可以在学校吃午饭,但家里实在太穷了,交不起一顿1元的饭菜钱,只能早上在家里吃,下午回家再吃,中途就饿着。原本非常漂亮的小姑娘,由此看起来面黄肌瘦、骨瘦如柴,明显的营养不良。小姑娘天真地告诉我,等她家里把债还清了,她就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在学校吃饭了。
在土地村,这样条件的家庭还有几户。当时,我摸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分给了他们,希望能让孩子在学校吃上午饭。我这样做,或许就是现在说的“资助”,不过,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层含义。
迈步
迈开了助学的第一步,我就有了继续帮助他们的想法,准备每年给他们寄点钱去。可是,我不过是一个退休工人,当时每月的内退工资还不到300元钱,要想长期帮助他们心有余力不足。
在2003年,我想到了互联网,并通过宜宾当时的一个论坛发起了助学活动。我组织的第一次走访贫困学生家庭的活动,是到宜宾城郊赵场街道的七星山。一行七人徒步20多公里来到七星山,对七星山小学提供的贫困学生的家庭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有一个叫小邬的女学生,家里原有四口人。小邬的母亲因为家庭贫困外出打工一去不返,父亲一人抚养两个孩子。为了挣钱,父亲有一次半夜在山上砍柴时不慎跌落山谷,肚子被石头撞开一道口。被人发现后,小邬的父亲被送往医院抢救。因为没钱,等不及伤口痊愈,小邬的父亲就出了院,但是落下了病根,还欠下一大笔医疗费。小邬和弟弟的学费,通过村书记和学校沟通,学校给予了减免。
我们7个人回来后,马上把小邬家的情况通过论坛在网上发布,很快便得到了好心人的援助。这一对姐弟,“春苗”一直资助到现在。
每一次的助学调查之行,都让我们每一个志愿者内心都很沉重。通过此事,我意识到了网络力量的强大,我必须借助互联网来开展助学!随后,在2006年,我参与了“春蕾助学计划”和“云南爱心小站”的助学工作,慢慢积累和摸索助学活动的经验。
 
壮大
2005年,我通过网络结识了许多爱心人士,在他们的支持下,我建立了“春苗助学网”,发展成为宜宾本土的一个公益慈善助学组织,开始了有组织的助学活动。
随着参加助学活动的志愿者越来越多,通过“春苗助学网”得到帮助的孩子,已经有了上百人。电视、报纸等媒体,开始关注“春苗”,对我们所做的公益活动进行报道,“春苗助学网”在宜宾开始小有名气。
在当时,民间组织要获得政府部门的登记注册是非常困难的,需要主管局批准、注册资金、办公场地、固定的工作人员等要求。2006年,网上出现了质疑“春苗助学网”的帖子,提出“春苗”是非法组织,使用的是私人账号,还有人说“春苗”里有一群“不正常的人”,甚至有人传谣说是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春苗”等。一时间,四处都是关于“春苗助学网”的流言蜚语,“春苗”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面对质疑,我曾想过放弃,想过退却。但是,一想到贫困山区的孩子们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期待的眼神,想到志愿者们对帮助山区贫困孩子的满腔热情,我想我不能退却!
我带领“春苗”团队的骨干成员,调整了思路和学习了国家有关政策。我带上通过“春苗”资助的上百名贫困学生名单、给予他们的助学款汇款单,以及孩子们写来的几百封感谢信,来到民政局,提出了登记成立合法民间组织的申请。
“春苗”申请注册的事,引起了时任宜宾市市长吴光镭的重视,专门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给予支持。后来,在宜宾市民政局和宜宾市教育局的支持下,我和几位团队骨干成员拟定了“春苗”的章程,建立了各种规章制度和管理规定。我拿出了全家所有的积蓄3万元作为注册资金,最终,“春苗”成为了当时全川唯一一家有合法身份的民间公益助学机构。
坎坷
     合法注册有了“身份”后,“春苗”的路仍然不是一帆风顺。最为突出的是,缺乏维持机构运营的资金。作为一家民间公益组织,“春苗”没有政府拨款,也没有企事业单位支持,更没有名人效应。“春苗”办公场地的租金、电话费、宽带上网费等,都需要资金。2007年时,“春苗”的专职义工每月只有1000元的生活费补贴,“五险一金”都没有,条件非常艰苦。每次开展下乡走访等活动,都需要志愿者们通过“AA”制分摊费用,因此,一些志愿者离开了“春苗”。
而随着“春苗”志愿者队伍的壮大,“春苗”的内部管理、助学理念等出现了新的问题。例如,有的地方小组负责人,利用“春苗”志愿者的身份与资助人联系,私收资助款和物资,甚至还有利用“春苗”志愿者的身份取得当地政府和学校的信任后为自己谋利的……
这些问题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春苗”的发展。针对以上种种问题,“春苗”在志愿者中开展了“我是春苗志愿者”的网络培训,通过培训重申了任何个人无权接收钱物的纪律,要求所有的资助款都必须通过春苗公益助学中心统一的公益账号进行操作,重申了志愿者在以“春苗”志愿者身份进行活动前,必须要先得到“春苗”的批准才可以进行相应的活动,同时对新申请加入“春苗”的志愿者要求中,增加了“遵守‘春苗’管理规定”这一条。
执着
   “志愿者的道路是艰难和曲折的,不为物质报酬,基于良知、信念和责任,自愿为社会和他人提供服务与帮助。”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尤其作为民间组织的志愿者,难处更多。需要付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还要兼顾自己的家庭与生活。
民间组织要得到民众的信任,就必须保证组织的公信力。为此,我们每一个“春苗”人就要付出更多。对贫困学生的家庭调查必须落到实处,翻山越岭已经是“春苗”志愿者的家常便饭.有时为了走访一个贫困学生家庭,我们就得走几十里山路,心里想的是“多走一里路就有可能改变一个贫困孩子的一生”。记的在2005年的冬天,我在宜宾县的少娥山开展助学调查,当时的我已经已经走了20多里山路,十分疲惫,到半山中我就想打退堂鼓,结果还是坚持上到山顶,找到了助学对象,一对孤女,姐姐读小学3年级,妹妹读小学学前班,我到她们家时,妹妹正用不足一寸的铅笔头在一条长板凳上写字,两只小手冻的通红,旁边放着一个用作书包的塑料袋,爷爷生病在房间中呻吟,姐姐在厨房中做饭,桌上只有几只红苕和一碗咸菜,就是她们的午饭。回来后,我通过网络联系到清华大学的一个教授对她们进行了资助,二年后,她们在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手续,这一对姐妹花前往北京读书,2008年我受邀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时,还去看过她们,目前她们生活的很幸福。
“春苗”的一个志愿者网名叫“冬梅”,是一个下岗职工人.她自己的经济来源是靠低保金。在一次助学调查采集活动中,她坐了几十元的“摩的”再走十几里路去调查一个贫困孤儿。能够做到这样.非常不容易.我特别佩服她的这种精神。看到一个个“春苗”的志愿者都那么执着,也成了我继续助学事业的动力。
荣誉
调查了许多贫困孩子的情况后,需要志愿者们不断地向外宣传,争取让孩子们得到更多帮助。这个工作非常难,因为外地一些公益组织存在问题被曝光后,许多人对于公益组织的信任降低,捐款时都特别仔细和小心,担心上当受骗。
为了取得社会信任,“春苗”加强了财务透明公开的力度,具体做法为:一是接收的所有社会助学款均在网上公示,发放的助学款收据通过扫描也全部网上公示,做到收支透明;二是给资助人寄发结对卡方便资助人和受助学生联系,同时对“春苗”进行财务监督,并要求受助学生进行成绩反馈。无论学习成绩好坏,有了成绩反馈就说明孩子在读书,有了孩子写的信,就说明孩子收到了助学款;三是每年聘请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对“春苗”的财务进行审计,向主管单位和登记管理部门报送财务报表,并将财务审计报告和年审结果公示在网上,让“春苗”的财务工作在民间和政府的双重监督下运作;四是在2011年,“春苗”主动申请加入由全国100多家公益机构共同发起并支持的独立公益网络平台“USDO自律吧”,通过“自律吧”的透明工坊培训接受专业的财务审计和指导。
2012年,“春苗”获得“壹基金”的“透明典范奖”。在有资格进入中国民间公益透明指数榜单中的1600家民间公益机构中,“春苗”在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排名第三,2015年排名获得第一。2014年,我受邀参加在深圳召开的“中国民间公益透明榜单发布会”,就民间组织如何获得社会公信力的专题接受现场采访。
“春苗”所有志愿者的付出,得到了社会的信任和支持;“春苗”所有事务的公开透明,规范务实的严谨助学模式,强大的团队执行力,都得到了公益同行的肯定。
春苗同国内各基金会包括,“百度”公益基金会、“新浪”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基金会、“支付宝”公益基金会、“壹基金”、北京“西部阳光”基金会、上海“联劝”基金会、中华儿慈会等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每年引进各种公益助学项目资金几百万元,有力地改善了贫困山区农村学校孩子们的学习环境。
成绩
截至2015年10月,“春苗”已经采集贫困学生资料6000余人,资助和正在资助的贫困学生有5000多人,总资助款超过1000万元,惠及全市4000多户贫困家庭;全市有80多所山区小学接受过“春苗”组织的“乡村夏令营”大学生支教活动,使上万名留守儿童受益;“春苗”还向各山区小学捐赠图书50000余册,建立“春苗图书室”40多个,价值50多万元;春苗募集300万元资金为宜宾各区县的100多所贫困山区学校更换教师办公桌和学生课桌椅共计1万余套;先后出资100多万元新修“春苗希望小学”一所、为20多所乡村小学修建篮球场、文化墙、维修学校。募集资金45万元为缺水的山区学校打爱心水井13口。捐赠电脑、打印机、校服、乒乓台等教学设施及体育设备设施不计其数……
“春苗”在助学活动中所取得的成绩,离不开各级领导、各位朋友的大力支持。我个人在2007年被评为“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2008年获得全国“十大关爱之心”、2008获得“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培训师”称号、2011年被评为“高县教育先进个人”、2012年被评为“珙县教育先进个人”、2012年被评为“翠屏区道德模范”、2012年被评为“宜宾市第二届道德模范”、2012年获得“四川省十佳五老”提名奖、2013年被评为“珙县教育先进个人”、2013年获得“四川好人”、 “中国好人”称号、2014年获得“宜宾市十佳青少年工作者”称号。  
作为机构,“春苗”获得2012年中华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优秀项目奖”、2012年获得壹基金“透明典范奖”、2013年获得中华儿慈会“组织工作奖”、2013年获上海联劝基金会“优秀项目奖”、2014年获“宜宾市志愿服务优秀组织”、“优秀项目奖”、2014年被评为“四川省十佳志愿服务组织”……目前,在四川省民政厅的网站上,推荐“春苗”为“全国优秀社会组织”和“中华慈善奖最具影响力项目奖”的两个公示已经结束,正在接受国家评审。
    最无言的爱是大爱,最深邃的爱是博爱,希望社会各界人士,秉承大爱精神,给予“春苗”助学更多的支持和帮助,把爱心付诸实际行动,参与到我们的助学活动中。我们欢迎所有热心人的参与,同时,也欢迎把您身边特别贫困和优秀的学生推荐给我们,让我们的大爱精神为宜宾贫困山区孩子带来求学的希望,让我们的博爱之心为山区的贫困学生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以“春苗助学梦”助推“教育梦”,以“教育梦”共筑“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