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文化
您的位置:主页 > 罗氏文化 >

从一个人的孤独到参与政府决策 环保NGO“根与芽”的圆梦路

时间:2018-06-09   所属栏目:罗氏文化   点击:102次

罗丹很满意自己的选择,因为“现在的工作太有意思了”

初见罗丹,是在去年12月那场重污染天气应对之策网友座谈会上,彼时她称呼在场的大学教授、自媒体人、学生家长、年轻创客等网友为“伙伴”,在环保公益领域摸索8年的罗丹现在担任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执行主任一职,在现场她并没有激烈抨击的言辞,而是表达了“政府、企业与个人应共同作为参与到实际的环保行动中来”的观点与期许。

也许正是这种不同于公众普遍观感的角度和眼光,使以成都“根与芽”为代表的环境类NGO(非政府组织)成为了环保不可或缺的第三支力量。

从怀着一腔热情投身环保公益组织经历“只有一个志愿者”的孤独到专业团队迅速聚拢,在蓉团多数量超过几十家,民间组织精确数字无法统计的醒目存在;从“观鸟、种树、捡垃圾”的初级阶段到盯紧一条特定的江河、一个特定的减排项目变成一种生活方式,短短几年时间,以成都“根与芽”为代表的环保NGO的变化却可堪沧海桑田。

如今,成都“根与芽”已经在成都陆续实施了生态社区建设项目、循乐童年环境教育项目、公众环境教育项目等,在学校开展了上百场课程,3万多名学生参与。在一步步实现自我增值的“中国梦”的同时,它也见证了成都环保事业的发展与进步。

“环保梦”

从一个人的孤独到专业团队聚拢

如果没有投身NGO事业,1981年出生的罗丹,或许如今依然在从事高校工作、依旧是校园里那个文艺女青年。然而她的生活轨迹,却因为对生态环保持续的兴趣而改变。

罗丹很满意自己的选择,因为“现在的工作太有意思了”:你知道从唐宋时期就有环卫工了吗?你知道很多城市都是建在再生资源上的吗?你知道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中国的再生企业发展空间扩大了多少?……

提起这些,罗丹能和你摆一上午不带喘口气的,别看她现在说得兴致勃勃,在四、五年前她却经历过“一个人的孤独”时期。

“2008年成都“根与芽”正式在成都市民政局注册登记,伙伴们都有一副雄心壮志”罗丹回忆道,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整个机构基本上维持在3个人的规模。这3个人中,常驻人员是罗丹,招来的工作人员和实习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离职,几年间就陆续有6、7个伙伴离开。除了人员流动性大带来的孤独感,罗丹更多的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层面的孤独感,几乎没有大的机构去深入地关注环保。“雄心壮志,英雄气短”八个字,可以说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改变来自于2012年。党的十八大首次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一个重要部分,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与此同时,新修订实施的《环境保护法》中加入了对公众参与的专门章节,这是对环保民间组织以往开展环境保护公益活动与项目的肯定,同时也从法律层面上赋予了环保组织更高的法律地位和要求。2015年,一场专题研讨“新环保法下律师与NGO如何合作参与环境议题”的会议在成都召开,参会的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史上最严环保法”实施的新形势下,环保NGO组织将在环境保护中发挥更大作用。

事实上,罗丹所在的环保NGO也正在深受其益。

“这几年我们的组织几乎没有走过一个人,现在全职员工已经有5人,还有2个是兼职员工,全职的实习生两个,还有不断进入的志愿者和多支社区、学校环保志愿者队伍……”在罗丹看来,公众对于环保NGO的接受度和认可度也不断提升,“大家都觉得很有意义。”不仅仅是“根与芽”,罗丹也见证了成都环保NGO队伍的逐步扩大,随着政府和社会对NGO的包容逐步扩大,常与“根与芽”合作的NGO数量去年就超过了十多个。

“持续发展梦”

从“观鸟、种树、捡垃圾”到聚焦生活垃圾管理

初期的民间环保组织被批评者认为是“观鸟、种树、捡垃圾”——甚至是“周末郊游式组织”,成都“根与芽”也不例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约5年前,关注的议题最终聚焦在了生活垃圾管理上,“要想做好就要确立一个主攻方向。”

罗丹认为城市发展应该是具有示范效应,是可持续发展的城市,而在城市的发展中,垃圾其实是与之密不可分的,并且量逐年增加,如果对垃圾实行可持续管理,将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变化?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位置的资源。”罗丹和其项目的一众参与者都深信,只要培养更多市民拥有环保意识,把这些放错了位置的资源重新归位,我们身处的环境将变得更美好。当时的成都,尚没有一家机构关注垃圾问题。

“我们在小区内派发传单,倡导居民进行垃圾分类,学习怎样垃圾减量。”刚开始的工作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居民意识培养并不是很难,难就难在后端没有进行分类清运,会反过来影响居民的积极性。

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其中明确提及要加强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和再生资源回收的衔接。今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四川3所城市被列为试点城市,成都也随之启动了加快生活垃圾分类减量管理,推进生活垃圾分类系统立法体系的建设。

这也为“根与芽”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思路。今年3月25日,在小区公共区域中通过好氧堆肥方式进行混合厨余垃圾就地化处理的“厨余垃圾资源化利用项目”正式在青羊区王家塘12号院实施,作为成都首个小区公共区间进行混合厨余垃圾就地处理的示范点,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共收集3200多公斤厨余垃圾,700多公斤树叶树枝进行就地化处理,该小区每日垃圾量减少了三分之一。

从2012年成都“根与芽”已经在9个社区开展了生态社区建设,近5000居民参与垃圾减量、分类行动,减量垃圾20余吨,通过堆肥、土壤改良社区公共绿地土质200平米。“吞”厨余“吐”肥料,如果能把这件事做成产业化,产生产业效益,罗丹认为,这样的蓝图“很美”。

“话语权的梦”

从参与环保活动到参与政府决策

从去年开始,罗丹变得忙碌了很多,她不仅要经常走进社区、学校以及企事业单位,进行环保教育宣讲实践活动,她的声音开始出现在一些政府倾听市民对环保工作意见的现场。

去年12月底,正逢持续时间较长的重污染天气,罗丹受成都市环保局之邀,和大学教授、自媒体人、学生家长、年轻创客等群体一起就雾霾这个敏感的问题进行交流座谈。

今年7月,罗丹再次受邀,和四川省环保厅厅长于会文面对面,就“环保NGO能否跟政府部门协作,满足公众对环保的各项需求”等内容发问。于会文当场回复,环保问题是全社会的问题,要调动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共同为环保发力,NGO肯定也是不可或缺的力量。NGO组织某种意义上比环保部门的人员都吃苦、都认真、都细致,发现问题也是紧盯不放,下一步四川省环保厅讲考虑向社会公开环保信息。

“当时就对于这个回答是很满意的。”罗丹说,现在的环保公益行动已经和政府进行了有效的合作,特别是环境教育等,这都取决于大环境对环保NGO认知度的提高。包括做企业信息公开申请以及调查工作,环保部门都给予了大力的协助。不光是环保部门,到社区进行宣传等工作时,当地政府也给予帮助。“因为他们明白你在做什么,现在比以前更好开展工作了。”甚至有学校和社区主动找到“根与芽”,希望在环保教育、低碳生活行动等方面进行合作,罗丹说,这种状况是刚入行时无法想象的,大多数环保NGO刚开始只是“英雄主义色彩的壮举”,大多数也是组织一些环保活动。而现在,公众在参与环境保护活动,还被邀请参与对相关政策、决策表达自己的意见,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跨越。

成都商报记者 李彦琴


上一篇:上一篇:罗子国的兴旺